中国空军学者:国防建设需要加倍增加军费(图)

19
05月

中国空军学者:国防建设需要加倍增加军费(图)





中国空军学者:国防建设需要加倍增加军费(图)





  编者按,“中国军费近几年有所增加,但增加幅度还很不够,今后还应继续调高增幅。这既是经济决定军事的直接体现,又是军事驱动经济的客观要求。”――现在我空军工作的余爱水博士在《军事与经济互动论》一书中,对未来中国的军费规模作出这样的判断和解读。作者认为中国国防和军队建设已到了迫切需要加倍补偿和强化的关键时期,而不是正常期、发展期。目前,中国军费占GDP比例还远未达到这个水平,应尽速提高上去,以确保军力发展具备必要的、足够的经费支撑。环球网继续独家连载《军事与经济互动论》中的精彩章节,读者可以从书中体会当代中国军人看待国家安全战略的独特视角。

  〖作者简介〗 余爱水,1955年6月生,经济学博士,博士生导师,战略学者。现在空军某部工作。所著《军事与经济互动论》获首届全军政治理论研究成果一等奖。

  军费规模是否适度事关重大。军费规模过大或过小,都会对国家利益产生严重负面影响。因此,需要从战略高度科学理性地加以把握。

  军费规模不是一成不变的。国家根据诸因素对军费进行调整是正常的,也是军事与经济互动规律的内在要求。军费的增减是军费存在的基本趋势。但是,军费增减的幅度及持续时间,必须依据理性原则来确定。在极特殊情况下,诸如经济严重衰退或安全压力增大,迫于生存需要,采取偏重一方的政策,以解危机、危亡,则是完全必要的。但这种偏重应是短时期的,而不能成为长期的政策稳固下来,待到危机、危亡基本消除,必须迅速转入正常状态,即同步、协调、平衡发展状态。同时,对未偏重的另一方要实行弥补性举措,使之大力加快追赶步伐,以适应国际综合竞争的形势,保持国家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

  长期以来,世界大多数国家军费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都在2%―5%之间,而中国则大大低于这个比例,其军费规模在较长时间内一直处于低限状态。对中国而言,需要深入思考、总结军费成长历程中的经验教训。

  要懂得,军事与经济不是单向服从服务关系,不仅军事要服从服务于经济,经济也要服务于军事,必要时,经济还得服从于军事,两者相依互动,共同服从服务于国家最高目标。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国家整体利益最大化。这是国家战略、路线的科学理性选择。在一定历史阶段,军事可以而且必须有所削减、压缩,以确保、促进经济更快发展;同时在特定背景和条件具备情况下,经济某些方面也有必要控制、紧缩,以向军事领域大幅倾斜,强力超速推进军力跃升。特别是在军事与国际形势、国家战略明显不适应时,社会消费增长必须有所控制。比如,住房面积人均超过40平米的,购买使用超豪华汽车的,办公场所过于高档的,各种庆典大操大办的,尤其大肆进行各类奢侈性消费的,等等,都应设定一个消费上限,把省下来的钱用于加强军备。这不仅有必要有可能,而且会产生价值倍增效应。同时,也是建设节约型、和谐均衡社会的需要。

  目前,中国国防和军队建设已到了迫切需要加倍补偿和强化的关键时期。如果错过这个时期,不仅与一些国家军事实力对比会出现更大差距,同时给国家整个经济发展带来的危害也将是无法挽回的。中国军费近几年有所增加,但增加幅度还很不够,今后还应继续调高增幅。这既是经济决定军事的直接体现,又是军事驱动经济的客观要求。

  根据需要与可能,在今后5―7年内,中国的军费占GDP比例可控制在4.5%左右。此后,再逐步回落到3%―3.5%。因为现在是军费补偿期,而不是正常期、发展期,按照军事与经济互动原理,军费投入需要经历一个正常加弥补的过程,然后再转入正常状态,才能获得国家安全与国民经济综合利益最大化,使国家保持可持续发展。目前,中国军费占GDP比例还远未达到这个水平,应尽速提高上去,以确保军力发展具备必要的、足够的经费支撑。今后,随着形势的发展变化,为保持军费规模合理、健康发展,军费占GDP的比例要不断有所增减。

    更多精彩内容阅读登录环球网(www.huanqiu.com